陶氏診療院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ー


2018-09-08
感谢信
8
欧洲拒绝转基因食品的真实内幕,真是要感谢有良知的科学家和有觉悟的欧洲人
本文内容来自于美国著名作家Jeffrey M. Smith(杰弗里. 史密斯)所撰写的书《Seeds of Deception,骗人的种子》1,这是一本世界上关于转基因食品最畅销的书,书中揭示了很多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方面的谎言。

史密斯先生是一名非常有影响力的演说家,他在40多个国家做过关于转基因食品的演讲,他的演讲内容被多个媒体所引用,包括世界著名的“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Washington Post,华盛顿邮报”、“BBC World Service,BBC国际广播电台”、“The Independent,独立报”、“Daily Telegraph,电讯报”、“New Scientist,新科学人”、“The Times(London),伦敦泰晤士报”、“Associated Press,美联社”、“Reuters News Service,路透社新闻处”、“LA Times,洛杉矶时报”和“Time Magazine,时代杂志”2。

以下是摘译的部分内容。

孟山都公司的目标是要在短时间之内消灭世界上100%的天然食品种子,取而代之的是它们的专利转基因种子。通过购买世界上的种子公司、市场宣传和美国政府的帮助,孟山都公司的这一目标计划取得了辉煌的成果。在一次生物技术会议上,报告者通过天然种子逐年消亡的统计数据预测说,在今后的5年之内世界上95%的种子将成为转基因的人造种子。

即便如此,孟山都接下来发现,实现它的这一目标遭到了很多国家的抵抗,有些非洲饥饿的国家甚至拒绝它们所提供的转基因粮食的援助。随着对转基因食品抵抗的迅速扩大,美国转基因玉米和大豆的出口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孟山都的经济利益也因此遭受了打击。

孟山都认为,世界上对转基因食品的抵抗根源是来自于欧盟。于是,在2003年5月13日,美国政府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控诉,指责欧盟国家禁止转基因食品违背了国际贸易契约。美国贸易代表宣称,“足够的科学研究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和健康的”。

那么,欧盟国家为什么不顾美国施加的压力而拒绝转基因食品呢?让我们回到上一世纪90年代。

当时,孟山都公司要在欧洲市场大力推广转基因食品,而英国政府也支持它的这一行动。为了配合市场宣传,英国政府在1995年投资了1百60万英镑来开发和制定用以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检测的标准方法,这一项目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实力雄厚的罗维特研究所(Rowett Institute)获得了这一课题项目,并由所里的科学家Arpad Pusztai和他的妻子Susan(罗维特研究所和杜伦大学生物学院的高级科学家)、以及另外25人组成了科研组,负者这一项目的设计和实施。

在当时,还没有任何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研究文献,美国FDA(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转基因食品持假设的态度,假设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而欧洲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却具有很多的疑问和担忧,因此,这一项目对于消除欧洲人的顾虑是非常必要的。

Arpad Pusztai在生物学领域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发表了近300篇学术论文,撰写和编辑了12本著作,并经常与世界著名的科学家进行学术合作。

就在此项课题进行了大约2年的时间,1998年4月的一天,Arpad的上司、研究所的执行理事Phillip James教授带来一摞由生物技术公司(即转基因食品制造公司)递交上来的文件,文件要求欧洲国家批准它们的转基因食品,包括玉米、大豆和西红柿在欧洲市场的推广,James教授要求Arpad从中挑选出有用的数据,为即将召开的欧洲部长会议就转基因食品调控进行投票提供依据。

文件中关于对转基因食品安全评估的方式让Arpad感到非常震惊,作为具有50年研究经验的科学家来讲,Arpad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糟糕的实验设计和结果总结,完全是按照自己的需求而为,非常缺乏科学性。例如,用高度稀释转基因食品的方式以降低其含量,而报告中却不提食品的配方;按照Arpad小组的设计,应该选用幼鼠进行实验,这样能够看出器官的发育情况,但他们却回避这样的实验,而选用成年鼠,因为成年鼠不存在器官生长的问题。同时实验数据不连贯,很显然是在人为的挑选对自己有利的数据。

Arpad的动物实验证明,吃转基因土豆(Bt基因,与大豆、玉米中所转的基因相同)的小鼠,其免疫功能遭受了损伤,白细胞的免疫反应非常迟缓(与吃非转基因土豆的小鼠相比),使得这些小鼠很容易患感染性疾病和其它疾病。另外,小鼠的胸腺和脾,这些与免疫系统相关的器官也显示出了损伤。

Arpad的小鼠实验还显示,与吃非转基因食品的小鼠相比,吃转基因食品的小鼠具有明显的器官发育不正常,包括大脑、肝脏、睾丸、胰腺和小肠,有些小鼠的肝脏发生萎缩,有些小鼠的胃肠内产生大量的不正常细胞,说明具有潜在的癌症发生。

了解到转基因技术公司的虚假报告,Arpad立即给英国的农业部长打电话,建议不要批准转基因食品进入欧洲市场。但部长的回答让他更为震惊,转基因食品早在2年以前就已经被批准进入英国市场了,也就是说,英国人在毫无知情的情况下每天都在吃这些危险的食品,70%的加工食品中含有这些转基因的成分。

Arpad现在对英国人将来的健康感到非常担忧,试验结果告诉他,有些小鼠要到110天的时候才能表现出严重的健康问题,对于人来讲,就是10年的时间。Arpad认为,吃转基因食品的人可能会产生同样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需要经过多年以后才能体现出来,到那时,谁还会怀疑是吃转基因食品的原因呢?

此时,Arpad决定尽快发表论文,把消息传播出去。就在他整理资料的时候,英国电视《World in Action》栏目要求采访他,媒体急于想了解科学家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看法,而Arpad是最好的人选,因为世界上只有Arpad小组在对转基因食品进行真实的科学研究。

对于采访的要求,Arpad感到有些矛盾,按规定,研究结果在没有被公开(例如参加会议或刊登论文)之前是不可以说出去的。但Arpad知道,即使消息通过论文最后发表出来,那将是2到3年以后的事情了,这期间,英国人将仍然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继续吃有害的转基因食品,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另外,Arpad认为,此项课题的经费是来自于(英国)老百姓的税钱,应该回馈于老百姓。良知上的驱使,并取得了他的上司James教授的同意,Arpad接受了这个采访,并与James教授指派的另一个所里的人一同来到了广播间。

采访进行了大约2个小时(但最后剪辑为2分半),采访的内容没有涉及详细的研究结果,只是大概说明转基因食品对小鼠的生长具有轻微的阻碍作用,并对小鼠的免疫功能具有负面影响。

7周以后,1998年8月9日的午夜,电视台播发了这条消息。在播发的前一天,电视台做了大力的宣传,重点推出Arpad对转基因食品的一些观点,敦促听众第二天收听。Arpad的最后一段话引起了社会上的轩然大波,他说“我们被保证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但实际并非如此,拿全国的百姓做白老鼠是不公平的,我们应该在实验室里去寻找白老鼠。”

第二天早上,当Arpad来到研究所时,接连不断的电话早已打了进来,但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他的上司James教授封锁了Arpad的电话和email,所有进来的电话都直接转入了他的办公室,由他来回答问题,包括email中的问题。James教授认为这是一个名扬自己的好时机,或许还能获得更多的经费。当天(周一),James教授每隔10分钟就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然而,James教授并不了解Arpad科学组的研究设计和实验结果,他是英国多个委员会的成员,经常忙于各种会议,很少在所里工作。对于媒体提出的问题,在没有与研究组确认的情况下,James给了媒体错误的信息,与实际情况完全相反。研究组发现以后,试图与James取得联系以阻止错误的继续发展,但James阻断了所有的机会。

直到第二天(周二)下午,研究组的人才有机会见到James,并把事先写好的真实研究信息交给了James。

得知自己的严重错误,James并没有采取行动去纠正它,而是想办法来保住自己的声誉,让错误秘密的继续下去,而对保持此秘密有威胁的人就是Arpad。因此,就在第二天(周三),James突然宣布停止Arpad的工作,解散研究组,封锁其电脑,没收所有的研究资料,其原因是Arpad提前泄露了研究的结果(前面讲过,Arpad向媒体提供的信息是经过James同意的,如果James改变主意,他有7周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取消播放。事实上,James曾经在节目播放以后打电话到Arpad家,表示祝贺)。

James还同时写信警告Arpad,说如果没有得到他的允许,Arpad不能和任何人讲话,否则采取法律行动。

Arpad确实没有再讲话,因为他知道,一旦被告到法庭,他可能就会面临破产,一辈子的积蓄就都没有了,他已经年龄大了,不可能再有机会了。

与此同时,Arpad所在的罗维特研究所开始在媒体上对Arpad进行诽谤,说他的实验结果是假的,还用漫画向人们展示,Arpad是糊涂的老人,处于崩溃的边缘;James本人描绘Arpad说,他此时“处于绝对的悔恨之中,正在举手投降以表示他的歉意。”知道Arpad没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研究所的董事长甚至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Arpad的结果是编造出来的。另一些报告说,Arpad根本就没有进行过转基因土豆的安全研究,指责他的结果缺乏科学根据。

对Arpad的这些诽谤很快传到了世界各地,从而使得人们相信,转基因食品有害健康这一说法是没有科学根据的,《时代》杂志的一篇文章指出,“科学家对转基因土豆的警告是骗人的”;类似的文章也出现在其它著名的媒体上。至此,Arpad的信誉和声望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10月28日,James挑选了几位非营养领域的人对Arpad的研究工作进行审计(用非专业人士来审查是不正常的)。审查中,James没有交出完整的数据,审计进行了不到一天,也没有对Arpad提出任何咨询。最后,审计报告指出,Arpad的研究非常缺乏科学证据。为了防止此报告被泄露出去,James只复印了10份,就连审计组的组长也没有得到这份报告的复印件。

就在Arpad遭受巨大攻击的时候,欧洲的很多知名科学家并不相信对Arpad的传言,因为他们之前经常在一起合作,他们了解Arpad的人品、学识和严格的科学作风,他们直接与Arpad联系,希望了解到真相。

根据合同,Arpad和其他科学家分享未出版的研究信息是可以的,但因为James没收了所有的研究资料,Arpad还是不能讲出实情,如果只凭记忆去提供研究内容,即使与实际有一点点的差别,Arpad说,他的名誉就会真的被彻底毁掉了。

到了11月下旬,情况有了转机,根据英国法律规定,诽谤他人要有证据,被诽谤(或谴责)者有权利为自己辩护。英国国会要求James提供攻击Arpad的证据,并在上议院做证实。在这种情况下,James被迫把研究资料的一部分,连同一份审计报告的复印件交还给了Arpad。

至此,Arpad才有机会去答复那些联系他的科学家。这些科学家们仔细的审阅了Arpad寄给他们的研究资料,以及对审计报告的书面答复,最后一致确认,Arpad的研究无可非议。很快,这些科学家组建了自己的工作组(一共23人,来自于13个国家),对正、反两方(Arpad和罗维特研究所)的报告进行正规的同行审阅,审查的结果将送交给英国国会。

1999年2月12日,这23位科学家发表了一项备忘录,指责罗维特研究所的报告只选择和解释那些对Arpad结论不利的结果,而故意忽视更有实质性意义的数据。备忘录指出,尽管有些结果还处于初期阶段,但已经足以证明Arpad的结论是对的(转基因土豆阻碍小鼠器官的发育,损伤小鼠的免疫系统)。

这些科学家同时呼吁,暂停转基因食品在市场上的销售。

毫无疑问,科学家的报告轰动了整个欧洲,激怒了英国人。而2天以后的另一项报告使得这种紧张的气氛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报告揭露了罗维特研究所在此事发生之前接受了孟山都公司14万英镑的援助。

在这种巨大的丑闻压力下,英国国会邀请Arpad给英国下议院科技委员会提供辩护证据,并要求废除Arpad与研究所之间的合同—James被迫解除了对Arpad的不合理的处罚。

1999年2月16日,6个多月以后,Arpad终于重新获得了讲话的权利,并当天在自己的家里意外的主持了由30位记者参加的媒体招待会。

此时,媒体对转基因的报道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仅仅在99年2月的第三周就有1900个专栏报道了关于转基因的消息。越来越多的人抵抗转基因食品,民意调查显示,只有1%的人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好的。人们也越来越反感那些为转基因辩护的人,包括英国政府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民意调查表明,就转基因食品的问题,高达70%的人不相信政府能够代表他(她)们的利益。

1999年4月,英国的食品制造业迫于消费者的压力,先后宣布它们将在欧洲市场销售的食品中移除所有的转基因成分。第一个宣布此消息的是英国最大的食品制造商:联合利华(Unilever),紧跟的是雀巢(Nestle)和超市连锁店,包括乐购(Tesco)、森宝利(Sainsbury)、西夫韦(Safeway)、阿斯达(Asda)、萨默菲尔德(Summerfield);麦当劳和汉堡王(Burger King)也承诺从它们的欧洲店里移除大豆和玉米这些转基因的成分。最后,所有知名的零售商都先后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之后不久,欧盟通过一项法律,要求食品中含转基因成分超出1%时,必须在食品说明上标明。2003年7月2日,欧洲国会再次通过,把标明转基因成分的最低量降为0.9%。至此,转基因食品在欧洲失去了市场,因为制造商不希望它们的食品贴上转基因的标签。孟山都公司在欧洲也因此难以生存下去,公司的欧洲首席代言人Dan Verakis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恨我们”。

但是,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英国政府联合转基因公司和英国皇家学会再一次对Arpad进行攻击,希望以此来挽回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信心。然而,他们的这一计划并没有取得成功。

首先来讲,英国的百姓已经失去了对政府在此问题(转基因)上的信任,人们更相信医生的话。就在攻击Arpad的同一周,《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 英国医学会》呼吁暂停转基因作物的商业种植,并警告说,转基因食品和作物对环境和食物链具有累积性和不可逆转的负面效果。另外,在同一周内还出现了几个不利于政府这项计划的事件。

最终,转基因食品被彻底驱逐出了欧洲市场。

在这场转基因食品的大战中,Jeffrey在他的书中写到,人们把太多的力量放在攻击和防护上了,很少把精力集中在安全检测上。其实,解决争议的最好方式就是对Arpad的实验做进一步的验证,让客观数据来说话。但看到了Arpad的遭遇,谁还会有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又有谁愿意把钱投入在这里呢?

Jeffrey在书中继续写到,明知转基因食品不安全,为什么有名望的研究所、科学家、研究杂志、甚至政府官员还要出来为其辩解,说其安全?其中的秘密就是钱。


钱可以阻碍真实信息的发出。就在《Lancet 柳叶刀》杂志准备发表Arpad文章的前两天,“皇家学会”的副总裁打电话给该杂志的编辑Richard Horton,威胁说,如果《柳叶刀》发表Arpad的文章,Horton就要小心自己作为编辑的位置了。事实上,在接受Arpad文章的整个过程中,《柳叶刀》承受了多方面的压力。最终,Horton冒着丢失工作的风险,出版了Arpad的文章。

Jeffrey在书中披露,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的研究,总共只有10篇发表的文章经过了同行的审阅,而唯独Arpad的2篇文章是经过独立的第三方同行审阅的。另外8篇文章虽然也是经过了同行审阅,但审阅文章的人都是直接或间接的来自于生物技术公司(即研究和制造转基因食品的公司)。

钱也可以改变研究的事实。“美国医学会杂志”的研究揭示,对于同一种抗癌药的研究,非盈利机构出资的研究与制药公司出资的研究,二者相比,前者所得到的负面性结果高于后者的8倍。

另一项统计显示,同样是对阿斯巴甜(aspartame,人造糖)的研究,那些结论说没有问题的,100%的研究经费来自于制造商;而那些发现有问题的,其经费都不是来自于制造商或政府。

作者:石英(ACPN),加拿大注册营养师;《国际标准协会食品与保健品专委会》副主席;《加拿大注册营养师协会》理事、研究员;《辽宁大学中国民生法制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所著的书有《现代食品与疾病,天然食品与健康》和《别让吃药添新病》。

http://www.360doc7.net/wxarticlenew/587260903.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